Site Loader
111 Rock Street, San Francisco

   《沉睡》

  日已西斜,村舍之间尽沾满睡意。

  我拨了一通久远的德律风,吵醒了梦里的人。她听到德律风铃声后,起头于黑私下
试探。顺着炕沿寻到墙边,抓着绳子开了昏暗的灯,拿起木桌上的手机盯了片刻才按通接听 ―――

  “谁呀?”

  我这才听见了八十年构成
的声响。油然而生了一种,不知道什么原因,也不清楚从何时起头的感觉―――的声响里总含着说不清的的滋味,这声响一直不停歇地讲着话……

  就这么慢悠悠地起头了。

  “你怀你时,快临产了也跪在地上赶着削洋芋种子。再连着几年大人们都在山上忙着挖荒开地,你姐没人照看就给栓在炕上,回来离去时怀里的报纸全撕成小碎片,哭累了娃娃也睡着了……”

  我想起了,简直是喷涌而出地在脑海里记起了妈妈劳苦的容貌。那些年头里,她推着自行车走街串巷地叫卖,拖着几框西红柿;开初,骑着摩托车赶着三六九市去逢集,拉着几袋零碎的货色;再开初,驾着三轮车去晋宁拉回来离去高高的一车芦苇,编制成一片羽帘;还有现在,跟着缝纫机踏板发出的塔塔声,那双渐已暗浊的眼睛。我记起了那么多,觉得心止不住地往下坠。

  我也记得,有一日妈妈跟我讲:“我小能写点东西,你把妈妈也写上,我把都讲给你听,你给写出来一本好长好长的书。”我听着,也惭愧。想:“那里有能力于笔端挑起那么多年的辛勤?从那里下笔呢?又要去哪些地方找寻那些忆事呢?妈妈。”

  “都是些穷日子呢,你妈妈四处赚着奶粉钱,你爸进来搞副业,沿着电线杆走到天水,给人家搬砖,和泥,盖房子,啥也干。来回好几年就那么两只脚走。直到把你生下来,才拿了条新毛毯给你裹上……”听奶奶念起自己的儿子,过程中,我感觉到了那份苦日子丢给他们的割心的痛。

  于而言,记忆最深的,是旧了一顶又一顶的鸭舌帽。他是那么不善言辞,好像所有的措辞都压在那顶帽子下面。他从来都不讲他的故事,他也不说爱我们。然而,这位爸爸,苦得让民气疼。后院里的土坯房,是他一个人打出来的。那些年他一个人背着一点行李为全部
营生时留下的脚步,他不讲,就真的不了。可能在爸爸看来,苦日子就应该。

  “人真的是老了,娃儿你要好好读书,多读书老是好的。真是……总记得你还小小的,背着书包从山腰上的小路上放学回来离去。这就长大了,长这么大……”

  “是啊奶奶,我记得刚昨儿还在屋子旁边的草垛子前面躲着猫猫嘞……”

  我还想说那些年跟在奶奶死后的影子,只是奶奶遽然疼起了我的话费,督促着挂掉。其实奶奶也远远不说尽关于子孙的牵念。可是通话已停止,确认停止。

  我想象着奶奶微倚桌角,把灯拉黑,试探着上炕,带着一窝盼归的泪水。将枕头摆正,拍打了两下,掖了掖被子,然后,起头。

  这些是真的难以割断,而且会愈来愈
缭绕
在意识的深处构成
不竭的黑甜乡。我发明不见了我的,它变得遥来越遥远。而那,承载着的劳苦和我的童年,跟着时光斗转让人愈来愈
尊敬。

  我呆望久坐,连同我的那一点点童年也疲倦了,随之入梦。

   瓶子写

   2018。1。21。23:15。

Post Author: admin